突然轉入記者行業,要寫無數個"人"的故事。

每一篇在採訪、編排、寫作時都有不一樣的感受,以文章記錄當時的心境。

---

(為方便起見,貼上最初的文字,以及最終的版面,如文字有誤,可以版面作準)

 

第七篇人訪

山系挑戰

在山林尋找平靜

[引言]

喜馬拉雅山是最近的熱門名詞,大部分登山者會選擇從尼泊爾或中國西藏進入喜馬拉雅山區域,如果你聽說有人想從西藏出發由北坡開始攀登的請一定要小心,這絕對是位高手事關登山也有分大小,從西藏進的必然是需要動用專門裝備及技術才能起步的「高級登山運動」,而從尼泊爾進的就有「高級」和「初級」之分。喜馬拉雅山其實並不是那麼遙不可及,不少沒有登山經驗的「登山者」也曾跟隨鄭Sir完成「初級登山」。

 

[文首大字]

人稱鄭Sir的鄭智明是一位體育老師,也是「青年領袖探索協會」和「青年圓夢協會」的管理者,同時也是一位愛好登山運動的「山系青年」。除了自己多次進入喜馬拉雅山區外,在2016年就帶領一批初學者進行「初級攀登」─在喜馬拉雅山脈安納普拉環形山區展開為期14天的徒步之旅,最高海拔達到5,416米的Thorong La Pass,他們大部分都沒有登山經驗。更「喪心病狂」的是,他們協會準備在本年7月帶領親子攀登海拔3,201米的台灣雪山東峰不管對參加者,還是對領隊而言,都是一次很大的挑戰!

本身就熱愛運動的鄭Sir在一次人生低谷中發現登山的魅力,自此與山林結下不解緣,希望將山林對自己的影響擴散開去、影響更多人;修讀社工專業的Lok因為喜歡和年輕人相處也加入了「青年領袖探索協會」,帶領參加者出征不計其數,希望可以通過「出走」令年輕人知道這個世界好大,一切都有好多可能性。

 

[內文]

第一步 承認困難

登山究竟是不是容易的事?自然不是。單論野外生存就已考起不少人,Lok在一次台灣登山過程中跌進了「咬人狗」叢中,被它親吻了全身每一個角落,「咬人狗」是令登山者聞風喪膽的蕁麻科植物,一旦被它的針刺刺穿表皮,就會產生難以忍受的刺痛和灼熱感!Lok當晚根本無法入睡,痛足一個夜晚。登山是一次與大自然的相處,他的危險與美麗並存,無論你做了多少事前準備,他都能給予你「驚喜」。先前台灣情侶於喜馬拉雅山區失蹤一事引起無數熱議,Lok認為也是大自然的一次驚喜,他與事件中的梁聖岳早就認識,指出他早就有豐富的登山與野外求生經驗,而此次選擇的路線實在是很簡單的健行路線、連冰爪等工具也不需使用,以他的經驗足可應付,認為此次意外的主因是天氣突變

 

第二步 制定計劃

登山話難亦都唔難,它需要的是人的耐性,鄭Sir2014年成功在喜馬拉雅山脈的羅布切東峰6,119米)登頂成為一時熱話,但其實早在2011年鄭Sir已經踏足喜馬拉雅山脈,經過四年的訓練和適應才能成功登頂,當時最令他深刻的是夏雪的鬆軟令每一個定點的架設都十分困難;最危險的是登頂成功後的鬆懈,鄭Sir下山時因為疲憊繞近路而險些墜下萬尺懸崖!所以Sir在每一次登山前都把自己當做零經驗新手,因為他深知只有敬畏才會做足準備,出事的往往是老師傅。

 

第三步 適時放棄

攻頂成功與否,會受很多外界因素影響,鄭Sir本身計劃於17年攀登珠峰,期間因為地震等天災影響訓練進程,計劃無奈延至19致命原因是無法攞假!「我每次登山,聽很多人都把攻頂掛在口邊,他們以為山可攻下,但自然我們永遠攻不下,我們只能在其中,欣賞、享受與感恩。」在鄭Sir看來,「學習放棄」是登山的必修課,天氣因素、身體原因、同伴狀況,這一切都是登頂成功與否的因素,有些可以克服,有些無法克服就只能放棄,「一直向前走需要勇氣,但要回頭需要更大嘅勇氣即使用了十年時間準備,只要身體無法適應,登山嚮導就不會允許你繼續行程。在山上,無法欺騙,鄭Sir「喜歡登山是因為在山林間讓我有一種特別的實在感,在山上讓我更明白,人是沒什麼可自誇,所以我們應該過著謙卑且自信的生活!」

 

力報官網: http://www.exmoo.com/article/35243.html​​​​​​​

 

4ng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