突然轉入記者行業,要寫無數個"人"的故事。

每一篇在採訪、編排、寫作時都有不一樣的感受,以文章記錄當時的心境。

---

(為方便起見,貼上最初的文字,以及最終的版面,如文字有誤,可以版面作準)

 

第九篇人訪

劇場新鮮人

公關轉職快樂掌門

 

[引言]

林珍真來自香港,是一個獨腳戲演員,而且可能是世界上最唔鍾意做台前嘅演員!從修讀表演嘅時代開始,她最覬覦嘅就係可以「掌控全局」、砌晒成齣戲嘅導演之位。離開校園之後,從事的雖是奢侈品公關的工作,本人卻奢侈不起,想過過導演癮,就只好自編、自導、自演,一腳踢!要兼任編、導、演三角,並且做得出色,都咪話唔難。前有彭秀慧《29+1》,後有林珍真《我們很快樂》。《我們很快樂》雖還未及前者咁街知巷聞、連演八年,但從2013年首演至今,已五度公演,場場爆滿,吸納了不少鐵杆粉絲。今次重衝出香港,嚟到澳門獻上自己嘅境外處女秀、向觀眾傳遞快樂。

 

[文首大字]

藝術團體「一舊飯團」因為《我們很快樂》而成立,一開始只有林珍真和她「背後的男人」,其他成員由粉絲、變成義工,最終再發展成為團員,到如今仍是一個蚊型平台,卻帶給粉絲很多歡樂。「一舊飯團」乃至林珍真都不算很有「大志」,他們的目標並不是要做專業水準嘅話劇團,於周五夜晚為粉絲唱唱歌、讓上班族於假日帶同寵物野野餐,為繁忙都市人創造一個喘息的空間是「一舊飯團」最根本的宗旨,也是《我們很快樂》的初衷。據「一舊飯團」自己介紹,《我們很快樂》是尋找快樂的故事,亦是尋找不快樂的故事。林珍真認為「快樂需要經過思考」,希望劇場可以令觀眾「停一停、諗一諗」:到達是甚麼,奪走了成年人的快樂?

 

[內文]

應運而生的快樂「連續劇」

林珍真起初完全無諗過《我們很快樂》會一再公演,但就如同被命運牽引著,林珍真和她的《我們很快樂》一步一步脫離原本的「正軌」。《我們很快樂》的誕生本就屬偶然,朋友一句「我諗我去到依個年紀,已經無乜能力再去愛」激起了林珍真「憐香惜玉」之心,希望給圍內單身朋友一個溫馨的情人節,這是《我們很快樂》第一次面見公眾,當時的表演人員只有「業餘」演員林珍真和隨傳隨到的「背後男人」─音樂總監Heman。本來只有一場嘅表演,因為觀眾衷心的感謝:「今日係我人生最快樂嘅情人節」而變成「連續劇」,讓粉絲見證著林珍真和戲中主角Noel Tsang的成長。

 

不懂快樂的快樂掌門人

林珍真直言Noel Tsang講野真係勁Mean,但Mean得離譜嘅Noel Tsang竟然係一位專教人獲得快樂嘅人生教練。Noel Tsang由一開始頭頭是道咁向觀眾傳授教樂竅門(串爆觀眾),到後來發現自己其實並不快樂,看似只是一個簡單的戲劇轉折,但裡面飽含著林珍真對現代勞碌都市人的詰問:「好多人身邊嘅快樂都畀社會定義咗,畀好多社會標準塞左入法,其實你嘅快樂應該你自己去定義。覺得追名牌好有意思就做個快樂物質女,獨身主義者三十歲未結婚唔代表唔幸福,唔應該由個社會話畀你聽咩係快樂。」林珍真認為很多人不單在社會問題上無思考,「連自己嘅人生都無獨立思考」,十分可悲。

 

三字頭實習生成功轉型

一心通過戲劇令觀眾獨立思考嘅林珍真坦承,「自己以前好低層次,直到2829歲先逐步開始獨立思考」,又話自己「本身喺成長過程入面一直都係乖乖女、好Follow the rude」。乖乖牌最「叛逆」嘅大概就係明知做戲劇搵唔到食、亦無諗過要從事戲劇方面嘅工作,卻先後喺美國同澳洲修讀戲劇專業。返到香港之後又完全拋開藝術、沉醉喺紙醉金迷嘅公關工作中,直到《我們很快樂》的出現才改變了她生活嘅重心。同追求安穩嘅大部分人唔同,林珍真絕對唔畀自己停留係Comfort zone2016年某個風和日麗的下午,林珍真突然覺得身心舒暢,希望小日子可以一直咁樣過落去,念頭一升起,深覺事情很大鑊的林珍真毅然決定裸辭。命運此時又拋給林珍真橄欖枝,香港著名劇團「非常林奕華」招募實習生,繼續自己奢侈嘅公關生涯,還是從事自己喜歡的藝術行業,這對喜歡挑戰的林珍真而言完全構不成一道選擇題。預計半年的實習現已做了近一年,林珍真仍樂在這個微妙的平衡中,一面在成熟專業的劇團中「偷下師」、幫手度下宣傳策略;一面運用學到嘅野提升自己的藝術創作、重新由零開始滾下「飯團」,林珍真完美地成為:最會表演的公關、最識宣傳推廣的劇場人。

 

[INFO]

日期:72223

時間:15002000 周六/ 1500 周日

地點:戲劇農莊黑盒劇場

門票:MOP 100

 

力報官網: ​​​​​​​http://www.exmoo.com/article/36807.html

4ng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